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素兰听见这边人声热闹,以为客人到齐了,过来应酬;一眼看见朴斋,就问松桥:“昨天夜里幺二那边请客的,是不是他?”松桥说:“请过两次了。头一次请吃酒,你不是也在台面上么?”素兰点点头,略坐了一会儿,回那边正房间陪客去了。
  • 云甫看见,故意去损柳堂说:“你呀,太没有面子了。一样一杯酒,子刚叫她代,你看她喝得多痛快!”翠凤说:“你可真会说话。喝杯酒也有这许多说头。一样是朋友,你帮着杨老爷来说我,岂不等于在说钱老爷?”杰臣说:“这会儿我输了,你也替我代一杯,好叫他说不出什么来。怎么样?”翠凤说:“吕老爷,这杯酒,本来是可以代的,可是刚才让他说了,就不能代了。”柳堂催杰臣:“别罗嗦了,快点儿喝吧,喝完了好碰和。”翠凤问:“碰过了没有?”子刚说:“碰过四圈了,还有四圈。”杰臣喝了输酒,指着云甫说:“该你来抓赢家了。”云甫就和柳堂豁起拳来。
  • 正好巧囡从对面房间走过来,双珠问她:“不是骂过一顿了吗?干吗又打她?”巧囡压低声音说:“双玉不肯去出局呀!三先生去说说她吧,她一去了,事情就全完了。”双珠冷笑两声,坐着不肯动身。善卿忽然站起来说:“我去劝她,她一定去。”当即踅到对面房间里,只见双玉睡在大床上,床前点着一盏长颈灯台,暗昏昏的。善卿笑嘻嘻地说:“你是不是有点儿不舒服哇?”双玉只好叫声“洪老爷”。善卿过去,在她床边坐下,问:“我听见你要出局去了,是吧?”双玉说:“就因为不舒服,不去了。”善卿说:“你身子不舒服,还是不去的好。不过你要是不去,你妈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叫双宝去代局;叫双宝去代局,还不如你自己去。你说对吗?”双玉想了想,说:“洪老爷说得不错,我还是去吧。”说着,就坐了起来。善卿忙叫巧囡过来点灯收拾房间。
  • 等到八圈碰完算账,只有李鹤汀一个人是输家,输了一百多块钱。小村也是赢的,连朴斋都分到了六块。少和预约明天原班人马继续开碰,问朴斋还来不来。小村拦住了说:“他不会碰,别约他了。”少和也就不再提起。
  • 秀姐见玉甫低着头,一句话也没有,又接着说:“你去劝劝她,也甭提别的,就说请个大夫来看看,吃两帖药,病可以好得快点儿。你要是老实说了,她心里一急,再急出什么病来,倒更加不好了。二少爷,你也不要着急,就是急死了,也没有用。好在她的病终究还不长,不要紧的,吃两帖药,就会好了。”玉甫皱着眉头说:“要紧是不要紧,不过她也应该自己保重点儿才好。随便什么事情,稍微有点儿不如意,她就不高兴,你想她的病怎么会好?”秀姐说:“二少爷,你是知道的,她自己要是知道保重,也就没有这个病了。还不都是因为不高兴才种下的病根儿?所以要你二少爷去说说她,她的病才会好点儿。”